【我身边的好老师】杨玉英: 做学问一定要严谨

时间:2018-12-05浏览:322设置

【我身边的好老师】做学问一定要严谨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访外国语学院杨玉英教授

今年11月,我校外国语学院杨玉英教授与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合作申报的2018年国家社科基金中华学术外译项目《中国俗文学史》成功立项,她感慨写道:“这是天意对坚持六年之人的安慰,亦是上苍对心无旁骛做事之人的奖赏,未来一年,与郑振铎的《中国俗文学史》为伴。”

杨玉英是我校外国语学院教授,文学博士,研究方向为英美文学、比较文学、海外汉学,同时承担英美文学和文学翻译教学工作。近年,她主要从事“中国经典在英语世界的传播与接受”系列研究,已出版相关系列学术专译著8部,主持国家和省部级项目5项,发表相关学术论文近60篇,学术成果多次获省政府奖励。

杨玉英的翻译作品涉猎十分广泛,从古代经典《孙子兵法》《道德经》到近代对郭沫若、茅盾、毛泽东、苏轼、林语堂文学作品的研究,从国学经典到现当代文学均有涉及她说,译人做项目最主要的是通过翻译作品把经典推出去,提高国家的文化软实力,而做好翻译工作的前提是,译者要有较高的学术涵养,对古今中外的优秀文学、人文风情、地质环境等都要有所涉及。除了对中国文学经典作品的了解熟悉,她认为译者一定要有严谨治学的精神,否则很难坚持下去。的确,杨玉英教授的每一部翻译作品都倾注了大量心血,完成的八部专译著字数达七百万字,她的学术之路每一步都坚定有力。

杨玉英坦言,中国经典作品在海外的传播,本质上是学者对中国经典作品研究的再研究。译文的原著资料分布广泛且杂乱,增大了收集的难度,资料获取之后,对其进行翻译整理的难度更大,会遇到很多困难。杨教授回忆做《孙子兵法》在英语世界的传播与接受研究之初,因为国内没有相关的权威研究专著,最早的两个英译本在国内也没有,资料查找和收集很有难度。但她并没有就此放弃,她辗转日本、美国,寻求国内外朋友帮助,最后在日本扫描得到资料。那时的兴奋和激动,杨玉英依然历历在目。为了广泛接触海外汉学研究大家并让自己的声音传播出去,她积极参加国内外高端学术会议,并两次受邀在厦门大学“文化大讲堂”做《道德经》和《孙子兵法》在英语世界的传播接受与研究的全球直播演讲,受到了广大学者关注与好评。

文学作品翻译对译者的语言功底挑战巨大,杨教授谈到,第五本译著《茅盾与中国现代文学批评》涉及了8个国家的语言,翻译期间,她每天心无旁骛地埋头耕耘,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一直专注于手头的文字,四个月时间里完成了35万字的翻译工作。杨玉英戏称:“现在回想起来,翻译过程中真的很忘我,感觉自己的文学底蕴和翻译功底都升华了。”

杨玉英教授的嗓子并不适合上课,可是出于对课堂的热爱,从教30年来,她始终坚守在教育事业的第一线,将多年积累的文学经典和翻译经验传授给学生。她时常教导学生只有经历了”求知不必得“的过程,不能抱着功利的态度学习和做事,求学要踏实认真,心无旁骛,才可能得到”不求可自得“的结果。

在教学中,她强调要有一颗欣赏美、鉴赏美的心,提倡“致知”与“致用”并重。她常说:“经典文学之所以能被不同时代、不同国别、不同文化语境的读者接受,最根本的原因在于有人愿意去鉴赏它,去阐释它。”杨玉英叮嘱自己的学生一定要多读书,她说:“读书是充实自己最廉价、最便捷,也是最有效的方法”。她认为,读书贵在“赏”,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,要有选择性地去读书,有的选读有的则需要精读,一定要多读经典作品和英文原版作品。

教学过程中,杨玉英从不给学生灌输书本上生硬的知识,她的教学风格颇受学生的推崇  ,课堂上往往都是座无虚席。讲到学生和课堂,杨教授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她说:我很喜欢我的课堂,我把学生都当作自己的孩子,上课对我来说是一种至真、至纯、至情、至性的精神享受。讲王尔德、讲唯美主义,讲从《尚书》至陆机《文赋》至周敦颐至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提出的实用文论,每次都激情满满,有太多的话说,感觉怎么讲都讲不够,所以常常一堂课下来,总是一身的汗。

杨玉英的朋友对她的评价是人很简单,但做的事不简单,博学又有趣。杨教授则认为自己是一个“两极”的人,做学问时能静下心,特别专注;同时又很会享受生活,喜欢运动和四处旅游。谈及近期工作杨玉英告诉记者,自己正在筹备《中国俗文学史》的翻译,《中国俗文学史》是郑振铎的代表作共14章,论述了民间口传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和作用,很有研究和传播的价值,该书完稿后将由施普林格出版社出版。未来两年内,杨玉英教授的译著《普实克中国文学的三幅素描》,两本专著《<道德经>在英语世界的传播与接受研究》《林语堂在英语世界的传播与接受研究》,以及散文集《破晓玉英》会相继出版。

(记者:肖遥/文 实习记者:李秋宏/文)

返回原图
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