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我身边的好老师】姚启伦:躬耕玉米地 做好引路人

时间:2018-11-30浏览:63设置


【我身边的好老师】姚启伦:躬耕玉米地 做好引路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——访教书育人楷模姚启伦教授

在长师校园里,姚启伦教授被同事戏称为“姚苞谷”,这个称呼既是亲切,也是出于对他的敬意,因为他在玉米遗传育种研究领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。他常年戴着眼镜,身形瘦削,但走路步伐很快,一如他做事雷厉风行的风格。

姚启伦教授说他已经扎根玉米地17年了,谈起对于玉米物种种质资源的研究,姚教授兴致盎然。他说,当初选择玉米遗传育种科学研究方向,既是自己硕博专业研究方向,也是出于对玉米研究的赤诚,既然选择了就想把这件事情做好。他确实做到了。

17年里,姚启伦主持承担各级项目10余项,其中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1项、科技部“863”子课题1项、教育部科学技术研究重点项目1项、重庆市科委科技攻关重点项目1项。同时,姚教授还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在《Journal of genetics》《遗传学报》《作物学报》《中国农业科学》等刊物发表论文30余篇。

通过长年的潜心钻研,姚启伦在玉米育种资源创新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。他从植株形态、细胞、生理和DNA水平分析了西南地区玉米地方品种的遗传多样性,提出了“西南地区玉米地方品种最早起源于四川”的观点。同时,他构建了武陵山区地方品种初级杂种优势群1个、次级杂种优势群5个,共选育具有自主产权的玉米自交系121个、培育优良杂交组合5个。这些项目的实施不仅增加了国内玉米品种资源,而且从理论上促进了地方品种的遗传改良,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构建地方玉米品种杂种优势群,从中选育优良自交系2-3个,培育适宜武陵山区的杂交玉米种1-2个,直接服务于生产。

姚启伦在玉米基地进行套袋工作(左)

但这条科研路并不一帆风顺。姚启伦从2001年到长江师范学院工作,只身一人从事玉米种质资源研究,缺乏资金、没有团队,起步之初面临重重困难。姚启伦咬牙坚持了下来,不仅十几年如一日地钻研玉米育种资源,还领衔打造了一支潜心科研、乐于奉献的玉米遗传育种团队。团队在2014年培育出重庆市审定的杂交玉米新品种“长陵1号”,累计推广55万亩,产生经济效益3600万。获得的成就并没有让姚启伦止步,经过多番努力,2014年至2016年间,他带领团队又成功培育出重庆市审定的杂交玉米新品种“长陵4号”。这位心怀赤诚的学者,长期服务于现代农业,使研发的玉米产品不断升级换代,不仅帮助农民粮食增产增收,又能服务于地方经济,增加农民经济收入。

作为学校现代农业与生物工程学院的教授,姚启伦还把他的一腔热忱倾注在教书育人中,他想培养更多更优秀的科研苗子。他先后承担了《遗传学》《微生物遗传育种》《园艺植物生物技术》《生物信息学》《基因芯片技术》等多门课程的理论、实验教学工作。他的《遗传学》是重庆市精品课程,课堂生动风趣,教室总是挤满旁听的学生。他还双语讲授《遗传学》,他的“遗传学英文教学课件”获得第十四届全国多媒体教育软件大奖赛市级二等奖。姚启伦的书桌旁有一本《英汉大词典》,书的封面已经褪色,书边微微泛卷,他说学习是没有尽头的,扎实的英语基础对科研工作有帮助,所以他不仅要求自己英语好,也希望学生能学好英语。谈话间,姚老师甚至拿起桌上的一份《2017年全国硕士研究生入学统一考试英语试题》与记者开始分析长难句。

姚启伦与学生在校内育种基地察看玉米发育情况(左三)

姚启伦非常注重对学生的思维能力和操作能力的培养,他经常带学生去学校的玉米基地和海南的玉米基地进行实地考察、实践,每一次带学生下地播种,他都会自己演示一遍操作步骤,坚持与学生们一起完成播种工作。在重庆的酷暑天,大家经常能见到在校内玉米基地忙碌的姚启伦,带着草帽,一袭被汗水浸透的素衣。他认为扎根实验地是玉米遗传育种工作的核心,让理论“下地”实践,才能印证理论知识的可操作性,才能激发学生的创新思维。

学生做科研遇到瓶颈,姚启伦不会直接帮忙,而是鼓励他们查阅文献,自己寻找方法,让他们不断试错、不断提高。与姚老师一起做科研的学生回忆,有一次与姚老师做过氧化物酶的活性测定实验,实验检测试剂易挥发,如果按照课本上的实验步骤操作容易导致最终定容时,每个样品最后的溶液高度不一致,产生实验误差。面对这种情况,姚启伦鼓励学生自己重新设计实验步骤,大胆创新,小心求证。作为老师,姚启伦对学生有很高的期待,他要求学生们做科研眼界要高远,对研究要怀有探索的热情,才能在学术道路上走得长远。

姚老师指导学生使用相差显微镜

17年的风雨,姚启伦一直保持着对玉米遗传育种研发的热爱,保持着教书育人的初心。他是长师众多科研工作者的一面旗帜、一个缩影,正是一代代长师科研工作者在三尺讲台前的坚守,在学术研究中的坚守,才让长师的学术之芽茁壮成长。

(记者:缪伊雯  张春林 /文)

返回原图
/